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“我的一次转身”:从“旧商业”中转型的云集会员
“我的一次转身”:从“旧商业”中转型的云集会员

“2019年社交电商消费者人数已达5.12亿人,成为电子商务创新的主要力量。”去年5月,由中国互联网协会等发布的《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》这样认为。

随着智能手机、社交网络的广泛使用,围绕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等社交媒体,衍生出拼多多、云集、有赞、鲁班等社交商业形态。其中,2015年在杭州成立、短短四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云集,成为社交商业中的典型样本。

云集的特点在于其会员制——会员不仅能够以优惠价格购买到精选商品,如果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将商品分享、推荐给他人并达成交易,将获得一定额度的报酬。因此,云集会员既是消费者,同时也是商品信息与用户的连接者、微小代言人。

云集醒目的“小云鸡”快递盒。

根据云集财报数据,截至2019年9月末,云集拥有会员数量1230万。他们中,不乏线下导购员、代理商、零售商等。在滚滚的商业浪潮中,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特殊“转身”?

“旧商业”中,代理商们的烦恼

“我现在80%的精力投入到了云集。”辽宁大连的云集会员刘创武表示,剩余20%精力则花在了原来的化妆品代理生意上。

作为传统的化妆品代理商,他告诉记者,他每月需要向化妆品生产方打数十万元货款,商品运来后堆压在仓库,再一点点运到超市、门店销售,最后向零售网点要回款。随着电商涌现,刘创武注意到零售网点的进店率变低了,“年轻人蹲在马桶上刷手机都能买东西,线下渠道被分流。”

2015年10月14日,他注册成为云集会员并成为平台上较少的男性会员。“我代理了那么多年化妆品,有职业敏感。而当时云集上主要都是化妆品,价格比实体店便宜不少。”他说。

和刘创武类似,家住杭州上城区的云集会员蒋晓旭也是一位“代理”,当时也亟待甩脱原有商业模式的泥淖。

2014年7月,蒋晓旭的女儿出生。带孩子、加班等繁重压力,令她感到难熬。不久,因不想“手心向上”,她寻思着找出路。于是,她成为了“微商”,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售卖面膜、护肤品。“我当时是市级代理,这只是个名称,并非全市唯一代理。”

蒋晓旭一家人合影。2018年,儿子出生后,她已成为2个孩子的“宝妈”。

“先买进五六万元货囤家里,每周打包两三次包裹并将包裹搬下楼寄出。”蒋晓旭表示,半年多过去,这门生意“没看到多少水花”。直到2015年4月,她尝试着注册成为了云集会员。事实上,云集于1个月后才正式上线,蒋晓旭率先成为云集的第一批“吃螃蟹”者之一,成为“测试期会员”。

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,云集的“六朵云”模式,一站式为云集会员解决物流、客服、供应链、内容、IT系统和培训等问题,极大地降低了个人“轻创业”的门槛。

零售迭代中,拥抱互联网变革

人们对新生事物的接纳,需要一个过程。

上述云集会员刘创武介绍,注册云集之前,他曾“排斥”互联网。“我只在当当网买过书,书籍货真价实,放心买。”他在大连开有2家面馆,彼时,“饿了么的工作人员上门想邀请我们进驻平台时,我都拒绝了。”

“2015年11月3日,在杭州举办的云集&澳佳宝战略签约活动上,我第一次见到肖总。”他回忆,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在台上介绍了正在发生的新零售变革,并向听众们推荐了共享经济、“互联网+”方面的书籍。这场签约活动,令他印象深刻。

之后,他不断“恶补”互联网知识,逐渐对滴滴、美团等互联网公司熟悉起来,从一名传统化妆品代理商,转型云集等互联网新生事物的接纳者、拥抱者。

刘创武和设在他自己家里的直播间。

“云集平台上,拥有不少曾经的线下商品导购员、代理商,他们对于某些商品品类非常熟悉,是这方面的专家。注册云集后,他们仍能发挥所长。”上述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,云集提供了舞台,而那些以兼职或全职身份从云集上获得收入的会员,才是真正的舞者。

蒋晓旭也向记者透露了此前的“微商”乱象:缺少管控,质量难保证,售后差,“能出货一年的商品,就是老品牌。”她认为,云集上销售的都是精选的品牌商品,无需囤货,公司还提供了完善的物流、客服等配套服务,减少了用户的后顾之忧。

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指出:“在社交网络上,消费者的需求是有的,关键是如何有效、高质量地满足,而云集恰恰提供了这样的解决方案。”

个体商业崛起,他们收获事业机会

2015年4月,刚接触云集的蒋晓旭瞒着家人,辞去正式工作,全身心投入云集。“工作日,我还是每天假装出门上班,晚上回到家里。”她告诉记者,直到这年六七月,家里才知道她辞职一事。

通过云集,蒋晓旭现在已经可以获得比较可观的收入,家里也挺认可。“早期,云集上以美妆产品居多。现在,我分享、推荐得多的是美妆、母婴、食品等品类。云集‘品质水果’战略推出后,还经常分享、推荐各地的时令水果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蒋晓旭在参加云集自有品牌“素野”在瑞士的溯源活动。

在云集上,像蒋晓旭这样的会员还有很多。根据云集提供的2019年最新抽样数据,云集上20%的会员为全职妈妈,她们通过商品的分享、推荐,搭建起商品与用户的快捷触达通道。

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指出,这些代言型的会员,同时也是微小的自媒体。在连接商品品牌与终端用户的过程中,云集的价值在于,帮助品牌找到了低成本的代言人和媒体。

记者注意到,在云集APP的“代言”频道内,刘创武是一位较为活跃的主播,并自己动手在家里搭建了直播间。“我比较喜欢直播,它比图片、文字能够传递更多信息。大部分时间,我都是晚上在家里直播。虽然我年龄偏大,但我可以推荐水果、养生类商品。”

他告诉记者,至今,他已在云集“代言”内进行了超120场直播。他还期待,云集能够打通和其他直播、短视频平台的通道。

“我们看到,许多的云集会员,其实是和云集平台一起成长起来的。他们不仅参与了中国零售迭代进程,还是云集不断完善、提升的见证者和参与者。”上述云集相关业务负责人指出。

徐州万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邳州市运河镇东湖街道珠江路5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