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易烊千玺长津湖发言,易烊千玺把自己交给了角色
易烊千玺长津湖发言,易烊千玺把自己交给了角色

电影《长津湖》今(30)日上映,上午11时12分,票房即突破1亿元。该片由于冬担任出品人及总制片人,黄建新任总监制及编剧,陈凯歌、徐克、林超贤担任监制及导演,吴京、易烊千玺领衔主演。以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,围绕一个英雄连队“七连”及兄弟部队的行动为主线,讲述普通志愿军战士在整个战役中的战斗精神和感人故事。

《长津湖》海报 图据片方

为了“让观众去体验战争的真实感”,导演徐克和演员们一起在雪地摸爬滚打,他表示:“只有让自己真正‘参与’到这场战争里,才能明白这场仗为什么要打。”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,徐克表示,”我觉得这部戏跟别的戏不太一样,停留在故事里越久,人就会越投入。”

徐克片场工作照 图据片方

以下为徐克采访口述实录

谈缘起:这个(电影)值得做

《长津湖》这个故事来到我手上的时候,是给我带来了一个很重大的考验。因为我没有碰过这种很写实而且跟历史有关的内容。

我认为这个事情很值得做。因为抗美援朝是一个很特殊的历史事件,是近现代史里面关于中国人怎么去面对很强大的对手,怎么去建立起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,是这样的一个历史事件。

能做这个事情,我觉得是很值得的。能让自己进入那个世界里面,对历史的发生过程多点了解,多点体验,能去展现当时的人跟现在的人对这个故事,以及这个历史事件的态度跟感受。

《长津湖》剧照 图据片方

谈难度:风雪,是件麻烦的事

到了拍摄的时候,我一直在想,双方的战略应该是怎么样的,会怎么去攻击、防守,怎么让观众体会到战争是什么样的?怎么能感受到当时的寒冷,怎么能感受到志愿军是在各方面都很困难的条件下,去打这场仗等诸多问题。

寒冷,是最麻烦的一件事。有些场面要在大风雪里开战,大风雪除了要靠自然风、自然雪之外,其实大部分都要靠我们自己制造风雪。这其中风就是大问题,因为范围很大,要把风给制造出来,足以吹起雪的话,这个工程是很大的。所以每次我们转变一个位置,要花很多人力跟时间去布置刮风工具的安排,我们光是吹风组就有三队人,每队人都负责自己特殊的吹风方法。

同时,雪也很重要,但也更难制造了。一种雪需要飘在空中,飘在背景,飘在人的脸上;另一种雪需要形成行军打仗的雪地,加上我们有很多动作戏,所以如果雪地用了某种材料的话,就会很滑站不住……这些东西对我的拍摄来讲都是很大的一个考验。

徐克片场工作照 图据片方

谈拍摄:停留在故事里越久,人就会越投入

《长津湖》新兴里北极熊团的这场戏,是有很多感情戏的。演员需要了解人物,设计人物,演这个人物。

有的战争片中的文戏演得勉强,节奏不舒服。所以,我要跟演员谈很多,基本上我的旁边永远有演员在跟我商量、研究,该怎么样去拍一场戏,他们也经常会跟我讨论对白,为什么这个人要在这时候讲这个话,讲这话是后面还有其他意思吗等等。

这次片中七连的人物,从故事开始到后来,每个人都有很多变化。比如打过仗的老兵,他们对新来的兵、对新来的战争、对敌人都有他不同的看法。对我来讲其实是很不同的体验,就等于我要跟随他们每个人去打一次仗,去体会一次他在战争里面的想法和感受。

比如有场戏,涉及到牺牲,拍摄过程里有些演员好几天都很不开心。开始我没想到他们可以投入到这种程度,后来我很理解他们为什么投入到这种程度。这部戏跟别的戏不太一样,停留在故事里越久,人就会越投入。

《长津湖》剧照 图据片方

谈吴京:伍千里是一个很多面的人物

伍千里是一个很多面的人物。我经常跟吴京讨论,伍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他跟他家人、弟弟、哥哥关系是怎么样的?我们在拍摄前一年,我们就开始谈这个事情。

吴京演的千里,为什么会让弟弟上战场,上战场了他怎么照顾弟弟?在战场上每个战友都是兄弟,但是真弟弟来会不会有什么偏颇?但军人是不会这样做的,所以在心理上作为一个哥哥他又怎么想?

吴京演千里时,他一直都在琢磨,千里不是一个冷血的人,但也不是一个心软的人,骨子里有军人的纪律性。我看得到吴京的辛苦,他每天都带着千里这个人物来到我身边,跟我去谈千里这个人。

有时候我会想,当他扛着枪在雪地里,他到底是千里,还是演员吴京?如果你只是吴京,拍完千里的戏之后,还是会回到一个演员身上;可是如果觉得自己是千里的话,当你一直在现场的拍摄环境里,沉浸在很有真实感的氛围之中的时候,你的演法就很不一样。

《长津湖》剧照 图据片方

谈易烊千玺:他把人物放在了自己身上

易烊千玺很少讲话,我感觉他是把自己放进万里这个弟弟的角色里面。

千玺的演法是,在还没去抓这个人物的时候,先去观察整个拍摄环境的状态,然后把剧情里的人物表现出来。我和他交谈的时候,他从来不会把他会怎么做讲得很清楚,他每一次都会去感受,到底这场戏是怎么样的。拍的过程中我们也常会发现,原来他是这样去表现这个人物,他有他自己很不一样的做法。

我去看了他别的戏,我发现他每次的样子都不太一样。有一两次我甚至怀疑,这是易烊千玺吗?怎么好像长出了另一个人的样子?除了造型,他的精神状态也彻底变了,变出了另一个人。如果看这次电影《长津湖》里面,你也会发现把易烊千玺从开场到后面两个画面放在一起看的话,根本就是两个人。

《长津湖》剧照 图据片方

谈导演:黄建新的“苦差事”

陈凯歌对中国的历史、各方面的人物和一些乡土味很重的文学内容是很有经验的。那林超贤呢,他永远是神神秘秘的。他永远是往实里打,会让你觉得他所有的设计,都带有对死亡挑战的意味。黄建新,就是可以说担当了一个“苦差事”吧,他需要协调导演之间的事情,要负责把控整个电影的呈现效果。他就一直在跑来跑去,他自己也有项目,有他自己的电影,我不知道他怎么来应付下来的,特别是剧本方面,因为三个导演都有自己的设计,那怎么样去统一就需要他考虑。

我觉得还是要把我们对战争、对我们的历史理解做好,电影里尽力把这些事情讲得真实、讲得好,那么你被拿来和大片作任何比较,我都觉得是可以的。

红星新闻记者 张世豪 编辑 蒋庆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徐州万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邳州市运河镇东湖街道珠江路54号